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建筑八大员 > 正文阅读

承诺不强拆半夜搞偷袭(组图)

发表日期:2022-01-03 19:39  作者:admin  浏览:

  5月18日凌晨发生在重庆市江北区的这起“强拆事件”最终以住户的暂时胜利而告一段落。但住户们为此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楼房被挖掘机挖成了“半边楼”,3人至今住在医院里,其中一人是武警用生命探测仪从砖头堆里扒出来的……

  5月18日的凌晨1时,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路6号院的王大妈突然被一阵轰鸣的机器声吵醒。“谁家这么晚还在施工呢?给环保局打投诉电话吧。”王大妈嘟囔着起床推开窗户,楼下的情景把她给吓呆了:两台挖掘机正伸展着巨大的机器手朝一幢三层居民楼挖下去。

  “天哪,那楼里面还住着人呢!”王大妈赶紧拿起电线”。机器手与建筑物产生的强烈接触,在这个夏日的夜晚发出冰冷且刺耳的声音……

  事后她才知道,当天晚上动用挖掘机对住户们的房子实施强拆的是重庆银星经济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银星公司”),而差点被夷为平地的楼房是重庆市搪瓷总厂的男单宿舍。强拆事件最终以政府干预而暂时中止,事件导致该楼房里三名住户受伤住院。

  “楼里的人就像一大家人,虽然大家的日子过得都不是很富有,但我们有我们的乐趣和幸福!”

  重庆市搪瓷总厂位于江北区,原是重庆市轻纺控股集团的直属企业。由于效益不好,单位早在1997年就已停产,厂里的工人大部分被分流到社会上自谋职业。

  由于企业先前的经济一直不景气,61户主要是来自重庆周边郊区的职工们就一直借住在厂里的男单宿舍里,该宿舍原是厂里租赁的重庆市北部房地产经营公司的市有直营公房。这是一幢上个世纪50年代修建的3层苏式筒子楼,砖混结构、青砖灰瓦。许多人家的厨房都临时建在楼道里,阴暗潮湿的房间中间往往是拉着一张布帘,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客厅,水房和卫生间大家公用。

  住在这幢宿舍楼的职工多数人都是靠着在社会上打临工养家糊口,“三世同堂”在这里并不罕见。在这座繁华而热闹的城市里,这处公房是他们惟一的寄托和落脚点。

  楼虽然破旧了点,但对于这些收入微薄的家庭来说,这里毕竟是一个家。搪瓷总厂职工张发友告诉记者说,这个楼里的人最多的已经住了20多年了,最少的也有10来个年头了。“楼里的人就像一大家人!虽然大家的日子过得都不是很富有,但我们有我们的乐趣和幸福!”

  也许因为明知道这些房子属于公房,所以在焦虑的叙述之外,居民们的语气里明显带了几分迷茫,以及对这处老房子的依恋。

  然而这份乐趣和幸福在2002年开始被惊扰了。当年7月份,重庆搪瓷总厂与当地的“银星公司”签订合作开发协议,男单宿舍所在地块成为银星公司的房地产项目开发用地,重庆银星公司提出需要对男单宿舍实施拆除。

  但由于61户人家无法妥善安置,拆迁一直搁置。2005年12月和2006年1月,银星公司、搪瓷总厂和重庆北部房地产经营公司已先后签订了三方会议纪要和《重庆搪瓷总厂租赁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但由于多方面原因,一直到了今年4月份,对该宿舍内住户的搬迁困难补助方案才形成。

  截至今年5月15日,仍有29户因未同意补助方案,仍在楼内居住。对于接受了补助方案、并已搬出男单宿舍的32户人家,留守的29户认为:“他们一小部分是被迫搬出去的,而另外一部分人本身就是临时住户,拿了补助款后就走了。我们都是这里的长期住户……”

  “谁能想到这是他们的缓兵之计,白天搞承诺麻痹大家,晚上突袭,当天半夜挖掘机就来了!”

  其实,对搪瓷厂男单宿舍的拆迁,自今年3月份以来“银星公司”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先后进行过3次强拆,但由于住户们的强烈反对,一直没有实质进展。5月16日上午,“银星公司”组织工人和保安对搪瓷厂男单宿舍实施第四次强拆,要求里面的住户必须搬离。

  “这盘带子是我们冒着生命危险留下的!”一位住户向记者出示了当天他们偷偷拍下的录像。一位住户悄悄在二楼窗户口架了一台家用摄像机。在当天那部拍摄效果不是很专业、画面图像也很不稳定的碟片中记者看到:

  宿舍楼前的空地站了近100名男子,其中部分身穿保安服装,而另外一些人则是普通便装……随后有戴着安全帽的男子开始进入宿舍楼,不一会就有木条子、木板子等东西从宿舍的窗户里往下扔,有人用口音很浓重的重庆话在喊:“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

  几分钟后,镜头里突然出现一名保安俯身从地上捡了块砖头,然后大叫着朝镜头的方向冲过来,楼下的人仿佛在喊叫着什么……随后,摄像机画面开始出现一片混乱。可能是拍摄人被发现了。

  5月16日的这次强拆,导致搪瓷厂男单宿舍部分三楼的屋顶被揭去,部分住户房间的门窗被严重破坏。眼看自己在这座城市惟一的起居地要被强行拆除,愤怒的住户们堵住了家旁边的交通要道……重庆市江北区委、区政府随后以区政府名义制止了“银星公司”的强拆行为,并责令该公司在双方没有协商好的情况下,不得再对该宿舍楼强行拆迁,事态随即趋于稳定。

  为了防止“银星公司”第五次采取强行措施拆楼,住户们甚至开始商量着成立一个临时的“护楼队”,由各家抽出年轻力壮的男丁昼夜守护巡逻。

  5月17日上午11时许,当地的江北区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多名工作人员来到搪瓷厂男单宿舍,代表区委、区政府再次保证:在双方没有协商好之前,宿舍楼不会被拆除。

  5月18日,“银星公司”也给29户人家送来了一纸盖了公司大红印章的承诺书。“承诺”的内容有三条,一是承诺在双方未就补助协议达成一致之前,不再开展拆除工作;二是表示对搬离宿舍楼的住户,公司将按户发放自行过渡费,直到搬迁协议达成一致,对不能自行过渡的住户,公司将为其租赁房屋;三是表示公司将积极配合当地政府解决问题。

  “谁能想到这是他们的缓兵之计,白天搞承诺麻痹大家,晚上突袭,当天半夜挖掘机就来了!”住户刘女士说。

  “你们想干什么?”“你敢再喊,老子就弄死你!”“我是当过兵的人,他们拿的是枪!”

  “重庆银星公司”对筒子楼的“进攻”是在凌晨,最早被二楼最西户的蒋师傅发现。

  蒋师傅住在宿舍楼二楼靠西头的倒数第二间房子里。窗户外是一片视野很开阔的平地,平地经过一个陡坡的过渡,可以直接通往交通主干道大石路。夜半时分,因为天气闷热、还没有完全睡踏实的蒋师傅突然被一阵“突突突”的机器轰鸣声惊醒。他起身探头往窗外一看,只见一大一小、两台开足了马力的黄色挖掘机正顺着陡坡朝宿舍方向开来。挖掘机后面还跟了许多人……

  听到挖掘机的轰鸣时,住在二楼的宋廷海正起夜上厕所。他赶紧跑回家叫老婆起床下楼,可是家里已经冲进来四五个人。“你们想干什么?”宋廷海大声质问,有人用一硬器顶着他的脑袋恶狠狠地说:“你敢再喊,老子就弄死你!”“我是当过兵的人,他们拿的是枪!”宋廷海事后想起当晚的事,感到后怕。他随后和许多人一起被从家里赶了出来,在楼道的一个黑暗角落里,宋廷海以最快的速度拨通了“110”……

  住户何晓波是一名肿瘤患者,当外面的人破门而入、冲进来让他“滚出去”时,由于身体行动不方便,他被对方认为是“装病”,然后摁倒在地一顿老拳……住户张发友见有人野蛮地踹门而入,随口问了句“你们是干什么的”,即被摁在家门口一顿拳打脚踢……

  挖掘机的轰鸣声惊动了楼里所有的人,在“不明身份人”棍棒的驱赶威胁下,楼里的大人和小孩都被赶到了楼前的空地上。他们眼睁睁地看到,自己居住了很多年的宿舍楼西南角,在挖掘机强大的臂力下被拆得面目狰狞……

  “他被武警消防战士从砖头堆里扒出来的时候,脸都灰了,我们都想着他没救了!”

  蒋师傅的喊叫也惊醒了隔壁的张军。张军原来是住在三楼的,由于三楼的屋顶被扒掉了,最近几个晚上他只好借宿到二楼一熟人的房间里。

  “听到蒋师傅的呼喊时,已入睡好一会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伸手一拉灯灯没亮,于是赶紧穿衣服起身往外走。楼道里漆黑一片,后来才知道电线早已经被人掐了。我刚一出门没走几步,楼梯口就冲上来几个人,推着我说看什么看!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话音未落,脸上、背上、腿上就遭到一通棍棒的乱打。随后我看见有刺眼的灯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有什么机械的轰鸣声在宿舍楼外突突地叫。我刚一挣扎,头部被人猛地击打了一下,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人已躺在重庆江陵医院里。

  住户们告诉记者,最后还是接到报警后的当地“110”赶到现场,才制止了事态的扩展。随后警察一一清点人数,有人提出住在二楼的张军好像没有出来……2个小时后,赶来的武警消防战士用生命探测仪从一楼的废墟中扒出了张军。当时宿舍楼靠西南方向被挖掘机挖成了“半边楼”,张军当时是如何掉进去的,至今没有人知道。

  5月20日中午,29岁的张军躺在重庆江陵医院的病床上,对记者大发感叹,说自己是前世烧了高香,所以才捡回了一条命。“你不知道我有多幸运。多亏那楼是50年代用木板和砖混建造的,否则我这次就死定了!”他旁边的杨师傅插话道:“他被武警消防战士从砖头堆里扒出来的时候,脸都灰了,我们都想着他没救了!”

  事后,张军、何晓波和张发友被送往附近医院检查治疗。万幸的是,三人的诊断结果都只是不同程度的“软组织受伤”。

  闻讯后的重庆市江北区委、区政府立即组织了公安、消防、安监等单位赶到现场制止事态发展,包括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分局局长,副区长在内的各路官员均赶往现场,而此时,搪瓷厂男单宿舍已成了“半边楼”。

  5月19日,重庆市江北区政府就此事召开新闻发布会,称“银星公司”在18日凌晨出动了80余名保安参与强行拆迁……”新闻发布会还宣布,已成立以区长陶长海任组长的“‘5·18’事件处置领导小组”,依法就此事开展调查处理,并表示要严厉打击违法行为。发布会对5月18日凌晨“银星公司”的做法定性为“不法行为”。

  新闻通稿公布后,居住在重庆市搪瓷总厂男单宿舍的29户居民却认为事情并非那么简单。5月20日的采访中,搪瓷厂男宿舍楼里多名有军队生活体验的职工向记者证实说,“那天晚上他们有枪!”“当天晚上他们最少来了有150人!绝对不单是保安!”

  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分局局长何内平介绍说,目前警方已对直接参与殴打他人和损坏公司财产的6人进行行政拘留。据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参与强拆的80人均系银星公司保安,未发现有社会人员介入此事。”

  住户们最气愤的是,他们认为开发商是在白天已“承诺”暂时不再拆迁的情况下,深夜时分搞突然袭击,“这不是拆迁是谋杀!当时房子里住了那么多人,他们考虑过我们的安全吗?”

  半夜强行拆楼事件发生后,由于挖掘机对宿舍楼的重创,房管部门认定该楼为“危楼”。为了防止意外,当地政府启动紧急预案,在附近给居民们安排了临时的宾馆。但直到5月22日下午,29户人家没有一户愿意离开“危楼”而去住宾馆。“我们不可能搬出去,一搬出去他们就马上会来把房子拆掉。”

  “我们也承认这房子是公房,我们没有产权。可是我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啊!如今让我们搬走,你说我们到哪里去住呢?”对于未来,住户们充满了迷茫和无奈。

  事情发生过后的5月19日下午,“重庆银星公司”又派人给住户们送来一纸“承诺”。这张没有盖章子的“承诺”再也没有提及拆迁的事,而是称:“我公司于2008年11月底以前,将在东方港湾片区内建设建筑面积35平方米住房租赁给你户居住……”这张“承诺”送来后,住户们几乎看都没仔细看,就随手扔到了地上。

  “我们不可能再相信他们了!”二楼的林师傅说,“我们楼里的人这几个晚上都没有睡,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这些人真的不是单纯的保安,他们有枪!”采访中,住户们反复向记者说起这个细节。

  重庆搪瓷总厂男单宿舍的“半边楼”在夕阳的映衬下,与周围的高楼大厦显得很不协调。楼里的孩子们依旧无忧无虑地在破旧不堪的楼道里追逐、玩耍,显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强行拆迁”将对他们的生活、以至未来产生怎样的影响……

  5月的山城重庆闷热而喧嚣。许多人即使躲在有空调的房间里,也会感觉到酷热。但对于居住在江北区重庆搪瓷总厂男单宿舍的29户人家来说,季节的炎热只是暂时的,而5月18日凌晨“重庆银星公司”开着挖掘机给他们造成的伤害,可能比这个季节的酷热更让他们恐惧。5月20日,当许多住户在他们简易的住处给记者谈及当时的情景时,眼睛里仍流露出对那天夜里事情的后怕。

  那是如今许多城市里已经比较少见的筒子楼:咯吱作响的木地板、油漆斑驳的窗户、长期被油烟浸染的墙壁、已经磨损得光滑发亮的水泥墙裙,许多家庭里几乎看不到几件像样的家具……

  重庆搪瓷总厂的职工们幽幽地向记者诉说他们内心的忧伤:当年工作没有了,我们还庆幸自己有一双手,还有一处在这个城市里可以早出晚归的家,而如今内心的恐慌和无助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因为一旦这个公房性质的家被拆除,他们真不知道今夜哪里才是他们一家老小的归宿。

  搪瓷厂的职工们说,他们也理解、也支持政府对城市的改造,可是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许多年了,已经和这个简易的筒子楼有了感情。可是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如果搬离了这里,这么大热的天谁又来理解他们的拖家带口的苦衷。

  言辞之中,他们还充满对开发商的敌视和愤怒。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欺骗了我们!他们说不强行拆迁的……”言而无信的开发商留给他们的不仅是失信,还有夜半时分破门而入的惊魂,以及冰冷的挖掘机对楼房残酷而有力的破坏。

  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重庆等地将普降大雨、甚至暴雨。听到这个消息后的我一直在担心:如果线户居民怎么办?他们会为了生命安全而暂时搬离开这处在法律上本就不属于他们的危房吗?如果搬出来,他们又会住哪里去?须知他们的房屋可不是“为秋风所破”啊!

  2004年3月1日起施行的《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规程》规定:一、申请强制拆迁必须提供7个方面材料,包括行政强制拆迁申请书、裁决调解记录和裁决书、被拆迁人不同意拆迁的理由、被拆迁房屋的证据保全公证书、给被拆迁人提供的安置用房、周转用房权属证明或者补偿资金证明等,否则不准强拆。二、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必须经领导班子集体讨论决定后,才能向政府提出行政强制拆迁申请,未经行政裁决,不得实施强制拆迁。三、拆迁人未按裁决意见向被拆迁人提供拆迁补偿资金或者安置用房、周转用房的,不得实施强制拆迁。

  《裁决规程》还要求,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实施强制拆迁,应当提前15日通知被拆迁人,并认真做好宣传解释工作,动员被拆迁人自行搬迁。此外,强制拆迁时,应当组织街道办事处(居委会)、被拆迁人单位代表到现场作为强制拆迁证明人,并由公证部门对被拆迁房屋及其房屋内物品进行证据保全。

  《裁决规程》特别指出,对胁迫强制拆迁将严惩拆迁人,接受委托的拆迁单位在实施拆迁中采用恐吓、胁迫以及停水、停电、停止供气、供热等手段,强迫被拆迁人搬迁或者擅自组织强制拆迁的,由所在市、县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责令停止拆迁,并依法予以处罚;触犯刑律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