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成人自考 > 正文阅读

专访郑锐彬:“出厂”一年 忙且快乐着

发表日期:2021-11-30 09:38  作者:admin  浏览:

  采访开始前,工作人员特意提醒郑锐彬整理一下头发,这时郑锐彬才开始找镜子、整理刘海,但也只是草草理了一下作罢。在采访中,说到高兴处,他又不由自主地将刘海往后拨,并未意识到这些小动作破坏了原本的造型,也许他从未把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偶像。

  一切似乎和一年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去年的这个时候,郑锐彬大三,他参加的综艺《偶像练习生》正在热播。出厂后,他第一次被粉丝接机,“感觉好神奇,电视上看到的场景竟然发生在我身上,”还是学生的他一时间有点懵。

  懵归懵,现在的郑锐彬正在学生和社会人的双重身份中自由切换,一步步成为他想成为的艺人。“出厂”一年以来,郑锐彬拍了一部网剧,出了一支单曲,最近大半年的时间都奉献给了毕业大戏,他直言“没机会睡一个好觉”,可与没有喘息的忙碌相比,他更看重观众给予他的反馈。

  接受采访时,郑锐彬刚刚结束毕业大戏《奥克拉荷马》的最后一场演出,他在这部音乐剧中饰演男主角。“出厂”之后的他粉丝众多,演出票供不应求,他每条关于大戏的微博下,都有粉丝“水彬月”们哭喊着问其他人有没有票。

  “终于结束了坐地铁的日子!”郑锐彬在这期间奔波往返学校的交通工具竟是地铁。这部戏刚开始时,郑锐彬没有资格演主角,只能从群演做起,经过六个月的辛苦排练,郑锐彬从群演升级为主角。

  郑锐彬在Vlog中介绍,每天的训练日程紧凑,常常一整天都在排练教室泡着,有时忙起来吃饭都顾不上。排练是个漫长且枯燥的过程,每天重复一样的内容,但是到了演出结束的那一刻,他感到付出的辛劳没有白费,“原来收获到掌声是这样的,我觉得(毕业大戏)会对我起到人生转折的影响”。

  粉丝们一听到郑锐彬在毕业大戏上有吻戏都纷纷不淡定了,郑锐彬笑着说道,“我们班将近一半的人,17到18个人都有吻戏,就等于全班都吻了个遍,大家同学关系都非常好。”当初知道有吻戏时,他的第一反应也是惊讶,“在学校居然能演吻戏”。熟悉剧本后他反而就没觉得有什么了,作为一部美国风格浓郁的戏,“吻戏只是情绪到了之后的一种自然而然的表达方式。”

  在参加《偶像练习生》时,郑锐彬原本有可以保研的机会,但与节目的时间相撞,最终他还是决定参加节目,虽然最终没有出道,但郑锐彬并不后悔,并且非常直接地说,“要是没有参加节目,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接受采访吧,可能就在学校的某个角落,吃着泡面,看能签哪家公司吧。”

  距离参加节目已经过去了一整年,郑锐彬回想起那段日子,记忆依然鲜活,“现在讲这些和之前讲完全不一样了,真的是满满的回忆。”无论是被张PD“如机器人一样的舞蹈”震惊到一动不动,还是和其他选手们的点滴相处,他都记忆犹新。采访中他多次用“真诚”这个词来形容其他选手,颇有些惺惺相惜,“还有很多跟我一样的人,在为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真诚地付出,我想到有这种事情的时候,就不会害怕自己的付出没有结果。”

  节目里的郑锐彬以 “勤奋”著称,经常练到天亮还没走,位置测评时,他两天只睡了4个小时,深夜在排练厅练到嗓子出现不适。被问到为何这么拼,他说这都是常态,包括在学校搬着被子和枕头在排练厅睡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信奉有多少努力就有多少回报,勤奋地练习能给他增添不少信心。“我骄傲的是我每一个舞台都有人记得,我唱的每一首歌,大家都能够有印象,这是我觉得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因为花了非常多的时间。”节目中,郑锐彬凭借自己的努力从B等级升入A等级,当他打开评定结果时,脸上故作平静,朝着PD张艺兴深鞠一躬,随后一步步迈上A的台阶,最后再也忍不住泪水,哭得不能自已。其中有多少辛酸,或许只有他自己了解。

  早在参加艺考时,郑锐彬就收获了一批关注,武汉大学影视表演考试第一,中戏音乐剧表演专业第一,无论哪所学校,都是艺术生梦寐以求的顶级院校。谈到这些成绩,郑锐彬形容“完全没有想到,当时有种人生巅峰的感觉”。

  就在大家以为他一定是那种从小就成绩就很好的学霸时,他诚实坦白,“其实小时候属于边角担当”,曾一度相信“爱迪生小时候成绩也不好,最后成了大器。”和所有文科生一样,郑锐彬最头疼的便是数学,补习老师甚至在结束补习后送了他一台iPad,因为所有参加补习的学生都从60分涨到100多分,只有郑锐彬的分数“一动不动”。“但是一直有很努力地在学。”似乎是为了挽回一点“颜面”,郑锐彬在最后补充道。

  郑锐彬的父母都是音乐老师,从小就有意在音乐和表演方面培养他,三岁的郑锐彬就开始学习钢琴,童年的课余时间被学琴、唱歌、跳舞占满,甚至还要学习普通话。“我是没有童年的,我家都没有人敢靠近,因为我妈是校长,我爸是教导主任。”严格的家庭教育让他养成了自律的习惯,“哪些东西我要,哪些东西我不需要,这个我划得很清。”谈到父母对他的影响,他不无感慨,“他们为我把这个飞机的翅膀做的非常坚硬,接下来飞多远就是飞机的事情。”

  参加节目时,曾有粉丝写信说“天下第一帅的男孩郑锐彬要出道,陪你走花路”,郑锐彬念完后一脸茫然地问节目组“花路是什么意思”,言谈间俨然是老干部画风,但现在的他已经能够熟练掌握饭圈术语,会因为用“李涛”考倒采访的娱记而得意。

  和一年前比起来,郑锐彬多了很多阅历和成长,但他依然有些不习惯成为偶像。机场接机时,粉丝们会组成人墙保护他,不让别人用手机怼在脸上拍,对这些贴心举动,他一边感激一边又觉得受之有愧,“觉得自己还没到那个高度”。他只好一遍遍重复对粉丝的承诺,“希望能成为一个让喜欢我的人不会后悔的人。”在《偶像练习生》晋级前20名时,郑锐彬发表感言: “我能做的就是不辜负你们给我多一次站上舞台的机会,我哪怕觉得天是黑的,我闭着眼睛也要走下去。”

  《星光BigStar》第63期,网易新闻上流工作室出品,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